方洋洋之死:“寂靜”的兩年家暴,“無助”的農村新娘

張丙鄰居説,她從來沒有聽到過方洋洋的哭喊,也從來沒有收到過方洋洋的任何求救信息。

南方週末試圖瞭解村委會、鎮政府、當地派出所有無收到相關信息,禹城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電話聯繫上述單位後告知,上述單位從未收到方洋洋生前曾被虐打的消息。

禹城市婦聯同樣表示,此前未曾收到過相關求助,因此沒有辦法在事前給予幫助。

方洋洋孃家人,三個表哥和一個大伯都表示,方洋洋出嫁之後,僅有的幾次碰面也沒有聽説其被虐待。他們也未主動過問方洋洋在婆家的生活。

在方洋洋被虐待致死的約一個月前,村民老杜突然接到她的來電。

他們倆並無親戚關係,方洋洋是方莊村人,老杜是隔壁村送煤氣的,村裏到處印有其電話。在這個奇怪的通話裏,方洋洋説:你幫我轉告我大伯,讓他幫我買個手機。老杜回:你這不是給我打電話,有個手機嗎?方洋洋説:這個手機是對象的。

過了三四天,方洋洋又致電老杜,詢問有無轉達。老杜説:已經轉告了。方洋洋説:我對象來了,我要掛電話了。

電話掛斷。

約一個月後,2019年1月31日晚,22歲的方洋洋離世。屍檢鑑定書顯示,其死亡原因系營養不良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山東省禹城市人民法院的判決書顯示,方洋洋的公婆、丈夫犯虐待罪,虐待原因之一是方婚後未育。

在南方週末的多方走訪中,與老杜的通話是方洋洋最後日子裏,為數不多的對外接觸。是否為她一次艱難的求助,如今已不得而知。

她的大伯最終沒有買手機,也沒有跟她聯繫。山東省禹城市婦聯權益部一名負責人告訴南方週末,方洋洋生前有智能手機。然而,在長時間的一次次家暴中,“智力稍微低下”的方洋洋如同孤島,她的遭遇消失在村頭巷尾。

直至近日一審“輕判”爭議再度驟起,而方洋洋婆家的村裏,大多數村民早已忘記了這一樁家庭悲劇。

方洋洋丈夫張丙家,也是方洋洋離世的地方。 (周縵卿/圖)

單純的童年

1997年1月12日,方洋洋出生在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方莊村。

這是一箇中國農村底層的普通家庭。方洋洋父親方天木生前以種地營生,靠着政府援助進行了危房改造。方父45歲時才結婚,其母楊蘭患有輕度精神發育遲滯。這門婚事也來得古怪,據多名親戚、村民的説法,楊蘭是方父“從火車站領回來”。

在平原縣人民法院一份民事判決書中,方莊村村委會稱,楊蘭早年於火車站走失,被發現時神志不清、反應呆滯,不能正確理解和表達意志,導致原籍無法確認。

方洋洋可能患有與母親類似疾病。這對母女的婚姻,19年後再度輪迴,遺憾的是,方洋洋的命運走向了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