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為軍  漫長的告別 | 封面人物

陳為軍 漫長的告別 | 封面人物

人到什麼階段,就拍什麼故事,這樣才能理解你拍的對象“從個人事業來説,像珠穆朗瑪峯那樣的地方,我也上去過。我也知道,那上面也就是高一點而已” 本文首發於南方人物週刊

“家裏連個説心裏話的人都沒有”:假靳東的中老年女粉絲

“家裏連個説心裏話的人都沒有”:假靳東的中老年女粉絲

“當她們的工具價值慢慢消失,子女長大離家,丈夫對她們沒有更多要求後,這些女性的生活變得空閒,但也突然感受到生活的匱乏。這時候,她們可能會把以前壓抑的情感需求與對自我價值的追求重新找回來,甚至放大。” (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南方週末》)

中國紀錄片30年:影像如何打撈我們的記憶

中國紀錄片30年:影像如何打撈我們的記憶

1990年代,展現普通人普通事的影像作品非常受歡迎,人們渴望在官方的電視台上看見這樣的故事,這檔節目獲得了極高的收視率。蔣樾回憶,當時他扛着機器上飛機就會被請到頭等艙,理由是“你們拍攝工作太辛苦”。 周浩認為在不久的未來,人類可以藉助“腦機結合”技術,創作者通過自己一個人的眼睛,就可以“所見即所得”,完成所有原始素材的拍攝,並在頭腦裏進行剪輯,紀錄片完全成為個人觀察和思考後的結果。 (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南方週末》)

方洋洋之死:“寂靜”的兩年家暴,“無助”的農村新娘

方洋洋之死:“寂靜”的兩年家暴,“無助”的農村新娘

張丙鄰居説,她從來沒有聽到過方洋洋的哭喊,也從來沒有收到過方洋洋的任何求救信息。 南方週末試圖瞭解村委會、鎮政府、當地派出所有無收到相關信息,禹城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電話聯繫上述單位後告知,上述單位從未收到方洋洋生前曾被虐打的消息。 禹城市婦聯同樣表示,此前未曾收到過相關求助,因此沒有辦法在事前給予幫助。 方洋洋孃家人,三個表哥和一個大伯都表示,方洋洋出嫁之後,僅有的幾次碰面也沒有聽説其被虐待。他們也未主動過問方洋洋在婆家的生活。

名校生挺進體制內

名校生挺進體制內

在他看來,到互聯網企業工作的最佳時機已經過去。“現在趕不上趟了,很少再有工作三五年就財務自由這樣性感的財富故事,相反,一些大型企業35歲之後被裁員的傳説,越來越嚇唬到大家。” 那時也有一些不太發達的省份到學校招選調生,報名人數常常很少,為了避免尷尬,李斌還要鼓勵一些學生幹部報名。現在形勢反過來了。 “這麼多高材生願意來,還是可以體現地方經濟發展水平的。” (本文首發於2020年11月19日《南方週末》)

<
>